小亿买房

消息
主页
分享
我的

武汉1000万人口分布图,赶紧看看你在哪里?

2018-01-06·05:35 | 记当下

武汉是一座魔性的城市,在这里有文人,有隐士,有新贵......那么你属于哪一种呢?

硚口的纯血统流到21世纪,也没繁衍成像武昌一样的权贵。拆穷的是江汉的遗老,拆富的是边城的地主。青山的隐士看着大家,喝了一口咸汽水,吃着油炸炸。

武昌 •权贵

说武汉的权贵在武昌,江对岸的汉口一双白眼要翻到汉阳,恨不能把水果湖的几幢机关大楼搬过江。

武昌权贵却先不跟你谈水果湖,而是翻开历史书,以三代出贵族为基准,向600多年前看齐,用祖上荣耀巩固自己的权贵地位。

从明代朱元璋攻克武昌设置湖广行中书省开始,武昌就成为一方权贵之地。到了明朝英宗时期,武昌城内已是衙门云集,既有高于省级的湖广总督、巡抚、总兵衙门,又有省级的三司衙门,是贵不可言的“湖广会城”。

时至今日,湖北省机关依然驻在武昌,那一听名字就觉得果香弥漫的甜蜜地域,水果湖。

水果湖之于鄂省,中南海之于天朝。

吃皇粮的人云集在一个地段,武汉三岁的小孩都能懵懂知道那是大人口中的权贵。

脾气暴躁的武汉人,开起车来如装甲兵上坦克。在外地人眼里武汉司机所向披靡,却不知道武昌水果湖是我们心中唯一的红灯。

匀速开过,不要惹事;遇到矛盾,不要产生摩擦。总之,忘记自己是个喜欢抖狠的武汉人,低调安全地路过水果湖是武汉司机的唯一标准。

在这里,权贵们的生活日常在名称叫法上,与普通老百姓也有所不同:餐厅称为机关食堂,上班的人称为吃皇粮,大学称为皇家樱园大学、皇家看海大学、皇家网红大学。

江汉 •遗老

民国,是大汉口的辉煌时期,而这束耀眼的光主要的发射源在江汉区,映射出来的全都是洋楼外滩、洋装旗袍、绅士名媛的活色生香。

毫无疑问,江汉在民国是武汉的富人区。相对安全的租界,拥有摩登又复古的华丽,是武汉上流社会富人流连的区域。

这种遗风留到了新中国,直到数十年前,单位好一些的人家分房子都是在江汉。告诉别人你家的住址,等于向世界宣布,你家就在江汉路、武广、中山公园的旁边,是一件牛哔闪闪的事情。

地段给的优越感流传给了今天的江汉人,却没有传给他们每个人富裕。

曾经单位分配的气派住房,成了今天的破旧社区。依然有钱的人早就搬了出去,剩下的遗老被困在二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等待拆迁,邻居变成了他们根本不认识的外来打工租户。

城中村越拆越富,一环老社区越拆越穷。

十年前江汉的遗老们连二环外的房子都瞧不起,今天遗老们二三十平方米房子的拆迁费却买不起黄陂盘龙城的新楼盘。

遗老们知道,今天的江汉依然是寸金寸土的,这也是他们住在老旧脏乱社区里唯一的慰藉和炫耀的资本。被家里上世纪买的家具挤满的这二三十平米地,再值钱也帮不了他们换个好地段的新大房子。

但这并不妨碍遗老们依然觉得江汉的人才是真正的汉口人,硚口现在太穷了所以不算上他们。隔壁的江岸倒是越来越有钱,姑且认可,于是江岸荣幸成为了江汉遗老们在全武汉唯一瞧得上的一个区。

硚口 •纯血统

硚口纯血统汉口人的一声“excuse me”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江汉人从汉口人的范围里一脚踢了出来,气得要吐血。

硚口人对江汉遗老说:苟富贵,勿相忘,你们都还没富就把老子忘了,讲讲道理好不好?

从前汉口因京汉铁路修建,许多外来的“铁道游击队”扒火车来到汉口。在铁路两边搭个简易棚子就安家的他们,让铁路成为了一道分界线。

老一辈人从此就有了铁路内和铁路外的概念:铁路内才是真正的汉口市区。

而硚口正是铁路内最地道的老汉口,我们的汉口血统比你江汉人还纯正好吗?汉正街最赚钱的时候你还巴结我们硚口的事情忘记了?

黄陂人:汉正街搬到了汉口北哦。

江岸 •新贵

江岸:既然江汉兄弟提到了我,那我就登场了。

江岸发展到今天,俨然已取代了上世纪的江汉繁华,能买房子入住在这里的人成为了江城新贵。

而江岸的黄浦路因为名字与上海黄浦区撞了一个字,更是给人一种富贵的感觉。

江岸新贵们每天站在落地窗前,看江边日出的第一道光照到脚下的壹方,看日落后武汉天地纸醉金迷,他们才更坚信自己的这间武汉天价公寓物超所值。

隔壁的江汉用民国洋楼替他们挡住身后硚口的贫乏景象,江对岸的武昌让他们确信自己做到了富与贵为邻。

二中、七一最近的升学率达不到新贵们的预期值?没关系的,大不了送孩子们去读私立贵族。

洪山 •白领

洪山最有国际化大都市的气息,外来人口几乎超过本地人是最大特征。

武汉成为全世界同时在校大学生人数第一的城市,一大半功劳都来自于洪山。庞大的洪山大学城每年把数十万的大学生吃进去,又吐出数十万的白领来。

在白领们眼里,洪山是一个极具魔幻现实主义的地方。

堵车是洪山白领难能可贵的悠闲时光,带个保温杯装好水,便可以利用这个空隙享受自己的早茶和下午茶。光谷地铁站的龟速排队与公交站的绝命追车,是白领们每日坚持的有氧健身项目。

除了白领、大学生和外来人,洪山还有火车站,三样加一起,完全满足了滋养骗子生长的充分条件。

与骗子过招也是洪山白领每天要玩的脑筋急转弯智力题。就像生活里的NPC,每天做日常任务都得遇到这些骗子,他们的坐标就定在写字楼皮包公司的招聘、房中介的招租、房东的租房合同、商圈搭讪的陌生人……

汉阳 •文人

在江湖气浓厚的武汉,汉阳人成了彻底的文人,孤傲独立、与世无争、无可奈何(???)。

有人要问,为什么是文人?汉阳可是近代工业的发祥地……

青山人抢答:我们青山有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中国第一冶金建设公司、武汉石油化工厂、中冶集团武汉钢铁设计研究总院……

汉阳人:fine,知道了,我们是文人。

武汉三镇划分后的中心地区,武昌从政,洪山科教兴起,江汉江岸一直商贸繁华,而汉阳的工业地位却被青山抢走了。这么一对比起来,长江对岸的汉阳的确是孤傲独立于其他区,只能拿起史书典籍弄弄墨。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这样的千古绝句一出,汉阳绝对担得起文人这个称呼。

文人自古与世无争,所以汉口和武昌抢武汉中心老大的地位,汉阳不争。汉口和武昌抢哪边是武汉繁华商圈之王的虚名,汉阳不争。汉口和武昌抢武汉美食最多的区域,汉阳不仅不争,还能无视武昌和汉口吐槽汉阳没什么好吃的,保持文人阅万卷书后该有的气度和胸襟。

晴川阁、古琴台的名号报上来,伯牙子期的千古知音美谈又是汉阳的一大骄傲。然而伯牙却好死不死的偏偏死在了蔡甸,把自己的伯牙墓留在了蔡甸的马鞍山南凤凰嘴上,知音文化归谁成了汉阳和蔡甸之间的心病。

好消息是,这个“知音文化”引发的争议可能很快就要尘埃落定了。因为蔡甸已经提交了改名申请,正式申请改名为“知音区”,恐怕以后汉阳真的只能干瞪着隔壁的“知音区”而无可奈何了。

青山 •隐士

武昌和洪山走到尽头,便得青山,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工厂、工厂和工厂,阡陌交通,车辆相往。其中往来青山男女衣着,悉如外人,并怡然自乐,喝着咸汽水,吃着油炸炸。

你看,把青山套进《桃花源记》里毫无违和感,因为他们在武汉的七个中心城区里,真的就如同生活在世外桃源的隐士之人。

青山工业发达,生活上自给自足,区内设施完善,青山的隐士们真的不用出青山,也能非常幸福的过完这一生。

青山隐士自己不出来,你想去找他们,也不容易。

在武汉没修建地铁之前,十几年前我们去青山亲戚朋友家玩,路上就要花掉大半天的时光。好不容易到了那里,一般都得住下来玩几天,再花大半天的时光回家。

边城 •地主

武汉的边城没有翠翠,只有黄陂江夏新洲、蔡甸、汉南东西湖,这六个远城区把武汉围了一圈,成了武汉这座大城市的边城。

在新中国成立打倒了地主之后,过了六十年的今天,武汉的边城又诞生了一批新的地主,只不过从种粮食的农地变成了住人的房产地。

十年之前,武汉中心城区的人嘲笑边城人是乡里人。

边城人无所谓,反正他们本来就被划进武汉没多久,语言又不同,所以对自己武汉人的身份认同感不高,平时也只说自己是黄陂人、东西湖人、新洲人……对外省人才说自己是武汉人。反正他们还是该务农的就务农,该进城打工上学的就进城。

转眼到了现在,中心城区开发饱和,地铁也修到了边城,轮到中心城区的人傻眼了。因为曾经他们口中边城的那些“乡里人”,都已经被拆成了大地主。

城区里一间小公寓,也比不上边城人的几幢私房。边城人住一栋,租出去一栋,给地产商拆迁一栋,拿的钱再新盖一栋,俨然已经成为靠地收入就能生活富裕的地主了。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埠动态 武汉规划

分享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