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亿买房

消息
主页
分享
我的

内蒙古商人遭同伙杀害尸沉水库 一波三折3年后告破

2015-01-27·09:11 | 钱江晚报

2012年6月10日,因为巨额债务纠纷,内蒙古籍的生意人张某在杭州凤起路温德姆酒店被人接走,随后遭到非法拘禁,数月间辗转永嘉、青田山区,最后惨遭杀害。并将尸体装进铁笼,从百米高的北山大桥上,直接抛进了位于丽水青田的滩坑水库!

遗体出水现场。(警方提供)

多年以后,杭州下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巢震宇一定不会忘记这一幕:2014年12月28日那天下午,当水下探测仪在83米深的水底照到被害人遗体的那一刻,他心里的百般滋味。

为了这一刻,他和他带领的专案组,和浙江大学的水下作业专家团队,奋战约900天。

直到终于在水库底部打捞上了受害人的遗体。

这是一起情节无比曲折的命案,其破案过程扑朔迷离,一波三折,比之虚构的大片,有过之而无不及,注定会在杭州公安史上,甚至是全国公安史留下重重的一笔。

现在,终于可以对外宣布破案了。

时间回溯到2012年6月10日,因为巨额债务纠纷,内蒙古籍的生意人张某在杭州凤起路温德姆酒店被人接走,随后遭到非法拘禁,数月间辗转永嘉、青田山区,最后惨遭杀害。

当年9月1日凌晨,向张家人讨要5000万赎金不达数额,发急的犯罪嫌疑人温州籍“老大”胡某和手下,竟然将张老板装进铁笼,从百米高的北山大桥上,直接抛进了位于丽水青田的滩坑水库!

不论是告慰家人,还是完善证据链,遗体必须找到!

滩坑水库又名千峡湖,正常蓄水位海拔160米,总库容41.55亿立方米,平均水深58米,最深处超百米。日常,库区面积达71平方公里,是省内仅次于千岛湖的第二大人工湖。水库沿线建有多级水电站,整体水域处于流动状态。

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专案组四次赶赴水库,实施了全国公安史上最艰难的深水打捞。

温州“老大”来电:

交5000万赎金就放人

这个案子源于2012年6月11日清晨的一个电话。那天,天刚刚放亮,杭州下城武林派出所接到了110指挥中心的一个派单。

来电的是一名男子,自称姓李。

他说,自己的老板张某前一天下午从上海应邀来了杭州,在闹市凤起路温德姆酒店与生意伙伴温州人胡某见面。随后,胡某把自己的老板带离杭州后失联。直到深夜11点,胡某与手下人来电索要5000万赎金以偿还双方之前的巨额债务。

张老板老家在内蒙古,在老家开办了大米加工厂、旅馆等多个实业,乃是一位较有影响力的生意人。

焦急的张老板家人通过各种关系疏通。

奈何,胡某的话很硬:付钱放人!

民间债务纠纷引发的此类事件,武林所受理过多次,但往往最终能通过调解和平解决。

当即,武林所调取了温德姆酒店的监控,显示张老板与对方见面时神色如常,甚至离开时也一切正常。

不过,当民警查询胡某的身份时,不禁担心起来。胡某,1962年出生,温州人,无固定职业,早年曾当过出境偷渡中介,也就是俗称的“蛇头”。同时,他还以融资投资公司名义从事高利贷放贷,网络赌博游戏等等行业,社会关系非常复杂。胡某还有非法持有枪支、寻衅滋事等多次违法犯罪前科,事发时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可以这么说,在温州,18岁就出道的胡某,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一位“老大”。

查询至此,派出所不敢怠慢,马上把情况向分局层面上报。情况说明很快就送到了杭州下城公安刑侦副局长巢震宇手里。由下城刑侦大队和武林派出所组成的专案组也同时成立。

追捕40多天

温州“老大”常常早离开一步

“我们当时很快就了解到,张老板和胡某曾经是好哥儿们,他们之间存在频繁的生意往来,互相间资金拆借很频繁,还一起去澳门参与过洗码(所谓“洗码”,就是境内如果有人到澳门赌博,但不方便带现金,就会找到澳门赌场专门负责“洗码”的人,如果找到“洗码”的人,赌场就会根据他的信用等级,赌场可能不需要现金,直接给赌徒提供相应金额的筹码。赌场和赌徒都直接找“洗码”的人结算,如果赌徒赢了,现金不能带回境内,“洗码”的人就会把资金帮人带回,如果赌徒输了,“洗码”的人就会随赌徒回去取钱)。”巢震宇如是说。

回看监控,张老板和胡某以及手下,在下城区范围内停留的时间只有57分钟。

随后,两辆车,一路向南,往出城方向开。

在后续几天里,张老板的家人又多次接到胡某和手下打来的催款电话。

体重180斤且患有糖尿病的张老板,被允许与家人通话,他已然声音沙哑,并说自己已经被虐待得不行了,让家人赶紧想办法筹钱救他。

“根据监控和排查,我们判断,他们应该是带着张老板去了温州。”当即,巢震宇带着专案组赶到了温州。

专案组在温州警方的配合下,在多个张老板可能被关押的地方蹲守,但40多天过去,依然一无所获。

事后,专案组得知,在这40多天里,他们的追捕和胡某的行踪常常是前脚后脚。期间,胡某甚至还偷偷地回了一趟杭州。

由此可见,混社会已经半辈子的胡某,反侦查意识非常高。2012年8月10日和16日,专案组分别找到了胡某的妻子和一个手下。“当时两人都一脸无辜,都说自己不知情。他老婆还说到,自己前不久已经和胡某离婚了。”巢震宇说。

内蒙古商人被关进铁笼沉入水库 事发近3年后告破

红色通缉令跨境抓捕

嫌疑人落网后却不见人质

张老板的家人前前后后给胡某打款620余万元,与胡某好说歹说,但他始终没有放人。起先,张老板还能与家人通话,但从8月底开始,就再没声音传来。

9月初,专案组得到消息,当过“蛇头”的胡某凭着老关系,已经从云南出境,潜逃到了越南。当即,专案组通过公安部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寻求国际合作。

2013年2月20日,胡某又逃到了泰国,并有申办他国签证继续潜逃欧洲的动向。“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抓捕机会,就用最快速度办理了护照,马上赶到了泰国曼谷。”2月27日,在泰国警方的协助下,巢震宇带队找到了潜逃的胡某与其女友。

3月7日,胡某被押解回国。

同一时间,专案组在广州、温州和丽水收网,抓获了相关嫌疑人13人。

但是,依然不见人质张老板的身影!

马仔终于松口:

已把内蒙老板装笼抛进水库

“他(胡某)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一句话,老江湖。”审查刚开始,从警25年的巢震宇就觉得面临强敌。

胡某避重就轻,仅仅承认自己确实和手下非法拘禁过张老板,但2012年8月下旬已经把他释放了。张老板现在何处,他不知道。

案件的突破口,还是他的手下。三个手下,金某、张某和傅某(负责开车,路边等候)。

他们说到,张老板曾经被胡某和他们非法拘禁在永嘉陡门乡潘垟村、上塘镇新民村和青田松树下村的山区里,一共三个点。

2012年8月31日深夜,在胡某的授意下,在青田那个点,他们把张老板强行装进了一个铁笼子里,然后用手铐把他铐住。

随后,他们开着一辆皮卡车,连夜开到了距离青田县城50分钟车程的千峡湖,即滩坑水库。

“他们说,是从水库的北山大桥上把装了张老板的铁笼子抛了下去……”回忆至此,一贯冷静的巢震宇停顿了一下,眉头刹那皱起。

“咕咚”一声,站在高高的桥面上听来,很轻。

漆黑一片的水库水面很快恢复平静。

……

虽然,三个手下的口供已经得到,但若要证据链完善,那就非要找到张老板的遗体不可!

况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遗体,这让张老板的家人情何以堪!

“当时北山大桥上还没有灯,他们完全是在黑灯瞎火下作案的,根本记不得具体是从哪里抛下了铁笼子,况且,水是流动的。”

面对如此浩淼的水库,巢震宇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渺小。

杭州公安史上,甚至是全国公安史上,难度最大的一次深水打捞由此开始。

滩坑水库上的北山大桥,全长995米,桥面宽9米,主桥桥墩间最大跨度达170米,最大墩高116米,有浙江第一高桥之称,其所在的水库区域,水深达100多米,已经远远超过了人工潜水60米深的极限,也远远超过了一般水下探测设备的使用极限。

同时需要说明的是,和淳安千岛湖类似,水库底部原为完整居住的村镇。2008年蓄水完成时,建成桥墩时的井字架、未拆除的升降机,建筑垃圾等依然全部矗立在湖底。这样的水文环境,这样的特殊地貌,大型海洋勘查设备根本无法进入作业。

如此,在近300个西湖大小且最深百米的复杂水域内,打捞一具男子的遗体,从何入手?

水下机器人、动物做实验……

前两次打捞都失败了

“当时我们分局从上到下,态度很明确,一定要找到被害人的遗体。”于是,从各个渠道,巢震宇开始恶补水下作业的各种知识。

在全国范围内,可供借鉴的案例实在太少了。

蛙人打捞的极限是60米,以滩坑水库这样的深度,靠蛙人,显然是不行的。还有一种潜水作业叫“饱和潜水”,但是潜水员每进行一次饱和潜水,起码要休息一个星期,这也不太现实。好不容易,巢震宇找到了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系顾临怡教授,听说教授有一个专业团队。然后情况一说,顾教授心里也没底,不过他还是说,可以试试看。

2013年4月6日,专案组带着顾教授团队第一次来到水库。顾教授带来了绰号“老虎”的水下机器人(简称ROV,价值超百万)。但水底的情况,还是比他们想象中更为复杂。这一次打捞从4月6日一直进行到了5月26日,最终以失败告终。巢震宇又找来了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中船重工第715研究所等企事业单位帮忙。

2014年1月2日到11日,是第二次打捞。“做实验进行侦测,尽量模拟案发的过程。”根据嫌疑人的交代情况,专案组找来了类似的铁笼,分别装进石块,装进活猪,从北山大桥上投入水库。

“因为我们的作业时间太长,很多当地人都把我们这里当成了景点,车子开过大桥,肯定会停下来看,甚至还有人去后复返,还问我们:你们还没有打捞起来?”巢震宇有点无奈,他们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打捞,一直要忙到太阳下山才离开,动静是够大的。

更不利的消息传来了。

法院2014年6月18日组织的一次庭审中,除了胡某依然未交代犯罪事实外,其余两名原已交代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也如同商量好了一般集体翻供,全部否认故意杀人犯罪事实,使此案更为艰难。

深水扫描成功绘制水底地貌图

定下9个疑似目标物

在万般无奈之际,巢震宇偶然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现了转机。“我那天刷朋友圈,看到了一段视频,那是一家公司的一段介绍,这家公司拥有国内最顶尖的深水扫描设备,大连空难的黑匣子也是他们找到的。”看到这里,巢震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去年秋天,凭借这家公司带来的国内最顶尖的深水扫描设备,通过三维影像建模还原出水底地貌。“这一次劳雷公司绘制的地貌图让我们有了方向,而且还确定了水下9个疑似目标物。”

拿到这张图,巢震宇又一次找到了顾临怡教授,希望他再次帮忙。顾教授又一次答应,他说自己有学生已经把这次打捞当成了毕业论文的题目,而且这一次他还可以推荐一位持有国际认可的ROV上岗资质的操作手。在国内,持有ROV上岗资质的操作手不超过400人。这位操作手叫殷宏伟,27岁的小伙子。殷宏伟一直从事海上石油勘探工作,有6年大型ROV深海操作经验。

第四次打捞如“水下绣花”

终于找到张老板遗体

2014年12月22日,殷宏伟随专案组赶到水库,现场查看之后他坦言:“水下能见度只有2米多,我评估分析之后,借鉴了水下考古的办法,对水底进行了网格搜寻,就是在水下每隔5米布缆绳,然后一个格子一个格子搜索。”殷宏伟说,因为水下是个村庄,淹掉的东西太多,靠声呐反射搜索显然不行。

“我觉得,这样的办法就是‘水下绣花’。”说实在的,巢震宇真不知道,如果这次打捞再失败,他们还能想出什么办法?

网格搜索说说简单,但在落差超过百米的水底下,一切都变得复杂了,这需要拴着铅块的绳索直至水底,人工标记。而,光是单条线路就需要施放绳索1500米,在水中浸泡后的总重量达到了400公斤以上,来回施放需要十多人一起操作。

……

12月28日下午4点,经历多次打捞失败的巢震宇再次站在ROV母船的甲板上。 “真的很奇怪,天意吧,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船里有人尖叫起来,找到了!”巢震宇快步冲到殷宏伟身边。

此时,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70、70、80厘米尺寸的铁笼,出现了找寻两年多的张某遗体!“遗体在8号桥墩东南方向4米处一个前期尚未搜索的水沟里,这个地方其实是当时建设水库时,在两座山之间开的一条路,两侧山体有11米高。”殷宏伟坦言,找到遗体,除了专案组和专业团队进行的大量工作,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遗体位于水下83米处。

1月5日上午,提取的检材经鉴定确认,遗体确系张某本人。1月6日下午,遗体被打捞上岸。因为水下温度低,遗体尚未腐烂,但体表已经皂化。

司法界相关人士评价,此案的侦破是当下警方围绕以证据为中心的办案理念进行转型升级的一次有意义的司法实践。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此案。

分享

广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