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亿买房

消息
主页
分享
我的

河北省最大涉黑案有了最终结果 张宝义等7名主犯被执行死刑

2010-01-08·15:13 |

  据河北经济网报道 被告人多达98名、建国以来我省最大的一起涉黑案有了最终结果。今天,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死刑的命令,将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刘伦涛、张国、李卿、张志玉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据了解,张宝义等涉黑案共有98名被告人,其中涉黑成员54名。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实施的违法犯罪共计68起,涉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10余个罪名,共致10名被害人死亡,10余名被害人重伤,数十名被害人轻伤、轻微伤。我省一、二审法院依法判处张宝义等14名被告人死刑和死缓,28名被告人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第一、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并依法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刘伦涛、张国、李卿、张志玉的死刑判决,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殷岩、李以果、杜景龙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分别判处殷岩、李以果、杜景龙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河北省最大涉黑团伙——张宝义涉黑团伙覆灭记

  2009年9月18日,被告人张宝义(左一)等接受法庭宣判。

  据河北日报报道 河北省最大涉黑案7日尘埃落定,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的命令,将案件7名主犯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刘伦涛、张国、李卿、张志玉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据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人介绍,该案共98名被告人,涉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敲诈勒索等19项罪名,涉及犯罪及违法事实68起。

  “黑道”人生

  说到张宝义不能不提他的哥哥张宝林。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宝林利用在石家庄市开办托运站之机,开始了“黑道”人生。

  张宝林残忍、暴戾、凶狠,自称“老大”,纠集胞弟张宝义及受公安机关打击的不法分子陈伟、董哲涛等十几人形成了黑社会团伙。为了争抢生意、获取非法收入、牟取暴利,与其他黑恶集团不断发生冲突,导致血案接连发生。为保一方平安,石家庄市公安局组织力量对其进行打击。2003年张宝林被执行死刑。张宝义侥幸逃脱。

  张宝义在其兄张宝林被依法处决后,反社会心理和报复政法机关恶念膨胀。逐渐成为石家庄市黑社会犯罪集团的“新首领”。

  张宝义安排势力向托运行业渗透,抢占托运线路,控制经济实体。

  2004年4月,张宝义犯罪集团为扩张势力,牟取更大经济利益,首先向抢走其山西长治托运线路的王大力开刀。当年4月19日,张宝义制造了石家庄市世贸皇冠红景娱乐城刀砍王大力案,造成王大力脾脏摘除,右耳被砍下。“4.19”案件引起石家庄市公安局主要领导重视。

  掌握了大量证据后,2006年6月21日和7月15日,石家庄市公安机关刑侦、技侦、特警等警种400余名警力,先后对张宝义犯罪团伙分两批实施了集中收网行动。黑社会首要分子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以及18名骨干分子、39名涉黑犯罪成员相继落网。收网行动结束后,专案组继续组织抓捕行动,共抓获涉黑成员及有关涉案人员13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及黑社会骨干力量全部落网,为顺利突破全案奠定了坚实基础。

  “金字塔”组织体系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宝义等人通过违法犯罪活动纠合在一起,并逐步形成犯罪集团。他们挪用运营手续,设立托运站,采取威胁、扣车等手段,向张家口、东胜、临清等至石家庄的8条线路客运业主收取“保护费”。强行霸占石家庄火车站行李房托运生意。纠集数十人通过械斗抢占并非法经营保定三台至石家庄运鞋线路。

  2003年2月,张宝义乘承包石家庄国贸中心TOPONE跳舞会之机,指派高跃辉出任经理,并将一批骨干及打手麇集于此,形成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开始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后来又开办停车场,纠集人员建立分支体系,使犯罪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

  据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介绍,张宝义犯罪组织具有典型的“金字塔”式的结构特征。张宝义位于“金字塔”顶端,高跃辉、何丕东、冯帅、李伟、谭永波等十余名骨干分子,直接听命于张宝义,构成犯罪组织的第二层。这些骨干分子手下有若干名直接受命于他们的黑帮打手,都自成体系。

  这一犯罪组织成员有的专职经营管理,有的负责场地看护,有的担任保镖,有的充当打手。按照张宝义“意思”,该组织专门成立了“武装队”,实行集中食宿、训练,随时听候调遣。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等对组织成员定期发放工资或经费,对在违法犯罪活动中表现“突出”的予以重奖,对受伤、逃匿、判刑的给予资助、安抚。集团第二层次骨干成员每月能从其非法收入中获取3000至5000元,第三层次成员每月至少可获取800至1000元。

  张宝义还向心腹成员实行精神教化,灌输暴力生存之道。同时,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寻找靠山和保护伞。

  一位侦查民警告诉记者,张宝义十分狡猾,反侦查意识强,为了不暴露行踪,张宝义定期为团伙成员更换电话号码。张宝义手下的骨干分子绝大部分有两部手机,分别用于对内、对外联络。

  张宝义生性多疑,频繁更换电话号码,不直接和其手下联系,且居无定所,行动极其谨慎。

  “专群结合”打黑

  张宝义犯罪团伙虽然覆灭,但此案的一些特点引起办案人员深思。“必须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犯罪的全部经济基础,这在新时期打黑斗争中无比重要。”一位专案组负责人说。

  专案组在侦办此案过程中曾将追缴张宝义涉黑资产作为侦查工作重点,但在专案组开展行动之前,张宝义已将犯罪组织用于作案的枪支、刀具、棍棒等物销毁,把自己与组织成员的照片、通讯录、账本等烧掉,将涉黑资产尽数转移,家里连价值上千元的物品都很难找到,其居住的房屋也作为协议离婚的财产分割给了前妻。

  加上张宝义及其组织成员闭口不谈涉黑资金藏匿地点和去向,因此,尽管专案组采取了包括搜查,查询存款、汇款,扣押,调取证据等多种侦查措施,仍未能完全收缴张宝义犯罪组织的涉黑资产。

  办案过程中,石家庄市公安部门在发动群众方面做了大量细致工作,从立案侦查到集中收网,民警秘密走访知情群众,为深入侦查打牢基础。集中收网成功后,警方适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各界公布犯罪组织头子及骨干分子和有关涉案成员落网的消息,鼓励广大群众积极检举揭发犯罪,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在逃犯罪成员。

  办案人员说,击破张宝义犯罪团伙的过程再次说明,打黑除恶工作必须坚持“专群结合”的工作方针,只有这样,才能让张宝义这样具有较高反侦查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无藏身之地。(新华社记者 朱峰)

  相关:2009年河北省“打黑”数字

  据省法院发布的消息,2009年,全省各级法院始终坚持从重从快的严打方针,依法审结了一大批影响恶劣、危害严重的涉黑案件。

  对检察机关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名起诉的14件案件,一审已审结11件,共判处涉黑罪犯136人,其中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的100人。

  二审法院新收和旧存涉黑案件共15件,已全部审结,结案率为100%,共判处涉黑罪犯239人,其中,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的184人。

  访谈 葛庆龙:依法从重从快“审黑”确保实现“除恶务尽”

  《河北日报》新闻纵深栏目专访河北省法院刑二庭庭长葛庆龙。

  新闻纵深:“打黑除恶”全省关注,从省法院公布的几起涉黑案件的判处结果看,多人被判死刑,这意味着什么?

  葛庆龙:全省法院在深入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始终坚持依法从重从快的方针,确保“首恶严惩”。对于黑恶势力的首要分子、骨干分子,坚决依法重判,依法该判处死刑的坚决判处死刑。

  同时依法加大了判处和执行财产刑的力度,依法追缴、没收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分子聚敛的财物及其收益,以及用于犯罪的工具等,彻底摧毁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基础,防止了黑社会性质组织死灰复燃。对于“恶势力”团伙,用足用好刑法总则中关于共同犯罪、犯罪集团的规定,有效加大了打击力度。

  新闻纵深:在体现依法从重从快、从严打击的同时,如何确保对涉黑案件准确量刑呢?

  葛庆龙:在坚持依法从重的方针,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的首要分子、骨干分子的同时,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那些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特别是检举揭发首要分子、主犯的被告人,依法从宽处罚,分化瓦解了犯罪分子,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社会对立面。如张宝义等涉黑案中一名被告人在二审期间检举、揭发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骨干成员重大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二审认定构成重大立功,依法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在办理黑社会性质案件过程中,各级法院严格司法标准,统一司法理念,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和审限要求办案;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坚持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事实清楚”是指能够对定罪量刑产生影响的事实必须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指能够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确实、充分。坚持证据规格,注重证据合法性的审查,但又不在那些不影响定罪量刑的枝节问题上纠缠不清;准确定性,正确适用法律,准确区分“黑”与“恶”的界限、罪与非罪的界限和此罪与彼罪的界限,确保办理的每一起涉黑恶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新闻纵深:我们注意到全省各级法院在审理涉黑案件时加大了审判公开力度,为什么?

  葛庆龙:通过公开开庭审理、公开宣判、公开报道的形式,可以加大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宣传力度,扩大办案的社会效果。

  省法院组织一审法院于2009年9月中下旬对保定桑凡起等涉黑案和李涛等涉黑案、石家庄陈肖平等涉黑案、唐山李成凯等涉黑案和刘大卫等涉黑案进行了集中宣判;12月对承德于建国等涉黑案、张家口李永林等涉黑案、唐山杨跃武等涉黑案和刘涛等涉黑案、秦皇岛卜兆春等涉黑案进行了集中宣判,鼓舞了群众、震慑了犯罪,收到了“办好一案,警示一片”的效果。

  新闻纵深:我省法院系统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如何推动打黑除恶斗争进一步向纵深发展?

  葛庆龙:在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仍处于活跃期,犯罪的破坏性不断加大,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方式不断变换,向政治领域的渗透日益明显。

  各级法院在下一步工作中要把查处“保护伞”与办理涉黑案件有机地结合起来,与反腐败工作紧密地结合起来,与纪检、监察部门做好衔接配合,加大打击力度,确保实现“除恶务尽”的目标。

全国楼市

分享

广告